鸽派的复仇:美联储主流如何与两个“局外人”成为同伴|金盛金融


外汇邦 WaiHuiBang.com

 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行长詹姆斯·布拉德政府担任财政部官员。他一直认为,工资低迷反映出劳动力市场的疲软程度超出了人们的普遍理解。

  芝加哥均富会计师事务所提议将政策与预先设定的门槛挂钩,该政策被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(FOMC)采纳为埃文斯规则。

  *“更鸽派”*

  布拉德在2016年6月概述了他的低利率制度构想,自那以来一直主张放慢上调利率。“我是委员会中较为鸽派的成员之一,委员会已经朝着更加鸽派的方向迈进,因此形势对我有利。”他今年2金盛金融月在明尼金盛金融苏达州的圣克劳德表示。

  卡什卡利认为,3.8%的失业率虽然接近50年来的最低水平,但它对劳动力市场的描述具有误导性,而工资上涨更能说明这一点。“企业喜欢说我们出现了短缺——这是历史性的工人短缺。好吧,让我看看钱。”卡什卡利去年称,这是他经常重复的话。

  卡什卡利的前任纳拉亚纳·科切拉科塔(Narayana Kocherlakota)表示,他自己的观点也被“大量嘲笑”为非主流。他称,“美联储的结构允许像我、布拉德和卡什卡利这样的‘局外人’提出反对纽约和华盛顿关系的集体观点。”

外汇邦 WaiHuiBang.com